滤筒厂家
免费服务热线

Free service

hotline

010-00000000
滤筒厂家
热门搜索:
行业资讯
当前位置:首页 > 行业资讯

最后上来的乘客

发布时间:2020-06-22 12:07:21 阅读: 来源:滤筒厂家

最后上来的乘客

长空被一道巨剑划破,犹如一幅泼墨画,一阵沉闷的声响,继而豆大的雨点落下,地面溅起朵朵水花。色彩斑澜的朵朵荷花在空中漂浮,街上行人的速度如摄像快放似的。老人在桥墩之间穿行,匆匆忙忙地向西门车站奔去,他进了大厅,把雨伞收了起来。伞上的水汇成一细股清泉淌在光滑的大理石板上肆意蔓延。接着,他从公文包里抽出一张“老人头”,举得高高的,伸进窗口,窗内的那张脸依然沉着,“到哪儿?”“葛坑。”像每个星期六的早上一样,他从卖报人手上拿过一份《泉州晚报》,递过一元硬币,然后他坐在一张塑料座位上,一手拿着报纸,一手熟练地拿起眼镜。

中巴车声由远而近,由小到大。老人的视线离开了报纸,随手抓起雨伞,站起身,加快了脚步。中巴车进了站,现在他三步并作两步奔出候车大厅外。“请抓紧时间上车!”他跑到车门外,脸、脖子涨得通红,车门快关上了,他让自己那敦实的身体挤进车门,一屁股坐在人造革座位上。

对面的两个孩子头朝背后的窗子仰过去,出神地看着外面的雨帘和大街上的屋顶,他们的目光扫了那老人一眼,注视着他紫色脸庞上的明亮眼睛。老人的眼睛和孩子的视线相接,孩子那红扑扑的脸蛋和那水晶般的眼睛似乎勾起了老人的回忆。短暂回忆过后,老人的眼睛依然瞧着他们。中巴车使劲在柏油路上跑。两个孩子呆呆地注视着闪过的群山和远处的雨幕。这时,老人的身体重重地摔倒在了车厢地板上,抽搐了一下,叫了一声。两个孩子也重重地摔在了老人的身上,两个孩子安然无恙。窗口吹进来的风正拂动着两个孩子肩上被撕裂的衣服,娇嫩的肩膀上留下了老人抓过的印迹。“您还好吗?”较大的孩子没有把握地大声问一句,较小的孩子则呆立一旁。老人没回答,头耷拉到一旁,无依无靠地落在宽大的肩膀上,睁着眼睛。

中巴车停了下来,左边的一辆东风车紧挨着也停了下来,擦破了中巴车左边一大片蓝色的油漆,较大的孩子拖着老人下了车,两手架在他的胳膊底下,让老人的双腿拖着地,他把这个死去的人放在树下长椅上,摇晃着他。死者的上身倒在椅子上,发生低沉的响声。较大的孩子站在长椅旁,把一块手绢放在老人软得出奇的嘴唇上,他将嘴贴到死者的嘴上,想给他吹进新的生命,然而只有自己的气流汩汩地从身体返回。司机叫来了急救车。

较大的孩子打开了已磨光了金属角的公文包。钱包里有一张泛黄的年轻女人照片,一个信封里装的是保险单据和学区的一封信:谢谢您41年来忠诚地在教育岗位默默无闻地工作。祝您有个幸福的晚年。退休的人静静地躺在树下的长椅上,昨天是他最后的工作日,左裤脚被雨淋了,还湿着。他向车站奔跑时,前班车已过去10分钟了,这班车他绝不能错过,好像他不知道从今天起,他有的是时间,在德化与葛坑之间,生命猝然结束了,从生存通向死亡的通道富有生气,一片光明,匆匆忙忙。

两个孩子得走了,补习课已晚了,他们抄下了老人的地址,准备去找那个女人,告诉她的丈夫,余光死得很轻松,很快,可他们忘记了。

(葛坑中心小学:黄明城)

[憨鼠责编:阿九]

国家局核名

保健品代加工

opt脱毛仪

河北水晶梨

相关阅读